<cite id="tzrhr"></cite><var id="tzrhr"><strike id="tzrhr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tzrhr"><video id="tzrhr"></video></var><var id="tzrhr"><strike id="tzrhr"><thead id="tzrhr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tzrhr"></var>
<var id="tzrhr"></var>
<menuitem id="tzrhr"></menuitem>
<var id="tzrhr"></var><var id="tzrhr"></var>
<cite id="tzrhr"><strike id="tzrhr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tzrhr"><strike id="tzrhr"><listing id="tzrhr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tzrhr"></var><var id="tzrhr"></var>

如何究竟圓滿地改善命運

網站首頁    企業文化    早晚課堂    如何究竟圓滿地改善命運

    我們的事業、家庭、身體都是幻影,我們眼前的一切都是夢幻泡影,都像屏幕上的影像一樣。但是我們又不能因為這些都是影像就不管它們了,面對一切事物不生心了,面對家庭、生活、工作、同事都不生心了,那就又不對了,關鍵是要生正確的心。我們既要重視生活和工作,也要對境練心。達摩祖師說:“過去的已經過去了,現在的也不戀,未來的我也不慮。”我們在世間學佛修行,處處都要認真的對待身邊的一切。就是一絲不茍的對待,比如說我們的身體出現了一些問題,都要認真對待。要做到“不應住色生心,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,應無所住而生其心”。佛告訴我們要“當生如是心”,這個“心”就是無限平等地去度化所有一切眾生,度化他們成佛,要生“我應滅度一切眾生”這種心。這種心不是一般人所生的心,一般人生的心不能讓我們的家人朋友的身體變得真正健康起來,(有的)雖然表面上身體變好了,但是并沒有真正的解決問題,將來還有可能復發,甚至越病越重。所以說要發菩提心,如果發了這種心,那么將來就會明顯減少乃至根除生病的機會。就像我們公司員工一樣,如果你發了這種心,不管你得多大的病都能好。這句話大家能體會得到嗎?家人生病了,一般人都是去醫院,打針或者吃藥,當時病狀減輕了,再過一段時間這個病可能又復發了,而且可能會更嚴重。比如說一個人長了一個癌癥腫瘤,雖然你切掉了,但是過一段時間又擴散了,這種事還是很多的。癌癥還真沒幾個能治好的,雖然有幾個能治好的,但是他肯定不好過,吃藥打針使(他的)生活質量受到了很大的影響。再看看我們公司的這十七八個病人,都只是通過背《金剛經》,不吃藥、不打針、不放療、不化療,而且這些病都沒有復發。而其他的病人化療、放療、手術花了很多錢,人也垮了,最后竹籃打水一場空,結果還是送到火葬場。所以說我們要深思這個問題:為什么我們僅僅學學佛、背背經就什么都好了?

    佛說:要度一切苦厄。就要發菩提心,同時經常為大家演說《金剛經》的道理。要無四相而安住自己的本心,“我應滅度一切眾生,滅度一切眾生已,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”,這句話要理解深一點,一切眾生都有佛性,不是你度成的,而是要經過自己的努力才能成佛,你只是給他指明了一個方向和基本路線,具體怎么走還得靠他自己。最重要的是,他這個佛不是他成就的,也不是你給他找來的,而是他本來就是佛。所以說不是“得滅度者”,而是人人都具有佛性,要返璞歸真,回歸自性。就像投影儀投的影像一樣,這三位圣人(屏幕上的像)里面都有屏幕,但是這三個影像哪個能離開屏幕而存在?就像我們都離不開大法身、大琉璃一樣。投影上的像都是夢幻泡影,一切有為法也是夢幻泡影。我們要懂得這個道理,才能發出純凈至上的菩提心。我們公司的同修發的心往往都不到位,但是都有一定的靠近,而且大家背《金剛經》都下功夫了,大家在背經的時候心里都是比較平靜的,沒有想金銀財寶、 沒有追求名利,所以就相當于發了菩提心從而得到了這么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我剛才講的并不是說不工作生活了,而是要更認真的對待工作生活了。關鍵在于你追求的目標和發的心,要發心做到“度一切苦厄”。關鍵是沒人能想到自己能達到“一切苦厄能都沒有”的境界,因為信解不到位。一般人都認為生老病死是正常的,火葬場都是我們的目的地。大多數人都不知道人還能從生老病死這個圈里面跳出去,人不僅能把六道輪回、十二類眾生的苦給解決掉,而且還能把羅漢的煩惱給解決掉。為什么(還有人)沒有解決掉?因為目光短淺,懂得道理少,聽經聞法太少、見識少,或沒有遇到過這樣的老師和善知識,所以說沒想過還能有這樣的境界,沒想過世間還有沒有痛苦和疾病的人,甚至也沒有死亡的悲哀。就包括那些信耶穌的也沒想過人還能有永遠不死的,就算是到了天堂做了“天神”,壽命也是有限的,而佛菩薩是為了度人,像釋迦摩尼佛一樣來到人間,到凈飯王的家里做他的兒子,為了演戲而表現出痛苦的狀態。人們往往不知道達到究竟解脫的人有億萬個,在極樂世界,真的是億萬個。每一剎那都有很多人成佛,不是鳳毛麟角。就像我們公司里十七八個病人背經而康復一樣,都沒有什么后遺癥,好的徹徹底底。

    佛法的利益都是實實在在的,現在我們學佛了,應該知道苦難和厄運,這一切的一切都能解決掉,不僅剛剛說的那些疾病都能好,而且還有生老病死也能解決掉。學佛的利益就是那么唾手可得,學佛得利益的例子并不少。我們如果這樣說,修其他外道的,比如信主的(會說):我們這也有人好。但能有幾個?信主的有幾個晚期癌癥好了的?比例大不大?而我們公司有一個算一個,百分之百,甚至家人也好了,請問你那能有多少好病的?能達到百分之二十嗎?他們說他們也有,但是什么都不信的也有好(?。┑?,癌癥也有20%左右的治愈率,而我們不僅是100%好了,而且立竿見影,沒有后遺癥,一點麻煩都沒有,是一勞永逸,永不復發。老胡的愛人,她好像沒有晚期癌癥這一類的病,但她的病也不輕,她恢復以后越來越好。我們為什么不去積極地踐行佛法?這就要求你明理,多聽經聞法,多去思維。佛說:你要聞、思、修。就是你要聽,要去思維,要去修行。

    我們要打起精神來,虛云老和尚愛說這個口頭語——“打起精神來!” 不要在那愣,打起精神來,要知道一切眾生都可成佛,不是“成佛”,這個“成”字用的太別扭,是沒辦法才用的這個字,這個“成”字不是說,經過千劫萬劫的苦修苦練,經過七段八段的打坐、禪定,從外面弄一個佛來,爭來一個佛,甚至是騙來一個佛,搶來一個佛,都不是,沒那么費勁,而是你本身就是佛!大家一定要相信:我本身、我當下、我現在、我過去、我未來,從來都沒有過不是佛,佛的這個大琉璃,清凈本體,我們一直絕對的具足、擁有。那我還要修嗎?還要工作生活嗎?要!為什么?雖然你有這么一個大佛身,你把他給忘了,你把他造的這些影像當成你了,這叫“將欲復真,欲真已非,真真如性,非真求復,宛成非相,非生非住,非心非法,展轉發生,生力發明,熏以成業”,你成了業習了,成了習慣了,本來你是佛,但你不認了。比如你自己就是這個大屏幕,顯了影像后你不認你這個大屏幕了,你認你顯的這個影像為自己了,而這個影像總是剎那生滅,七零八散,毫無作用。你把這些影像當成自己了,你就產生煩惱了,因為這些影像總是老化、衰減,不穩定。而你總試圖在這些影像里找一個更好的東西,更堅固一些,更龐大一些,更美麗一些,你總是在這里面挑挑揀揀,結果你挑了一輩子,追求了一輩子又一輩子,接連不斷的追求,你也沒有追求到一個讓你完全安心的、安穩的影像,你追求財色名食睡,追來追去,到頭來都是竹籃打水一場空。因為這些東西本質就是剎那生滅,虛妄不實的,得不到,抓不住,用不了的東西。就像追求夢里的東西一樣,追求夢里的財色名食睡,抱住一塊大元寶、一個iPhone 手機(不放手),結果一醒什么都沒有。我們這一輩子就像一場夢,當你夢醒的時候,當你走的時候、該去火葬場的時候、臨該絕氣的時候,你一想:這一輩子怎么跟做夢一樣過去了,其實不用到臨死的時候,就是現在一想,我混這半輩子,就像做夢一樣,就像昨天在眼前一樣過去了,(我們)得到啥了?本來是要這個身體能健康下來,結果越來越不健康;本來想的我的子女能怎么著,結果都不如意;就是得到了如意的結果了,兒子考上清華了,結果有的剛考上出車禍了。比如,我的一個同學考上鄭州機械化學校了,也畢業了,正在鐵路上實習,結果被火車從大腿根部截斷,搶救沒有成功......你看,本來認為這可到家了,父母想著把孩子供養大了,該畢業該工作了,他學的鐵路相關工作,(馬上就)在鐵路上工作(了),但就死在那里了......

    人生苦短,人生就像一場夢,你想要得到的,你所追求的總是不圓滿,你就是追求到了,(比如)你考上清華、北大了,但是,你總是保不住這種快樂的境界,這種所謂快樂總是一剎那的存在,人家說人生最大的幸福是什么?金榜題名時、洞房花燭夜。但是金榜題名就是那一會,過去就沒了,隨后不知道什么樣的災就來了,好多中狀元的都有什么結果?有的后來被砍頭了,不知道有什么(厄)事就過來了;比如周永康都干到正國級干部了,按說該到家了,但是現在在(監獄)里面呢。所以說,人生就是這么一個結局,因為你所追求的都是屏幕上的影像,你為什么不追求屏幕?屏幕不用向外找,你本身就是屏幕,屏幕才是根本,才是寶貝,這些(影像)都是屏幕化現出來的,他們的“老根子”都是屏幕,你追求屏幕上的影像干啥?你追求夢中的人干啥?(我們)最大的毛病是把夢中的那個人當成自己了,你(要)知道你不是夢中人,也不是床上那個人,你是那個既現床上那個人又現夢中那個人的空性,那個大“空”才是你。我們都追求錯了,現在既然知道這些都是夢幻泡影,我還生什么心?我還做事嗎?還得做。因為你是追求這個影像追求慣了,“熏以成業”,你把不是寶貝的東西當成寶貝,這種習慣形成了,你得轉變這種習慣。這種習慣從哪建立的?就是從追求屏幕的影像上建立的,所以你現在想消滅這個習慣,還得重來,還得經歷這個境界,還得經歷財色名食睡,還得經歷這一系列的事情,在這些事情中磨煉,使你不再錯認這些東西,把原來追求向往的心消滅掉,這就是說,你必須深入到這些事情當中去,讓你重新再來一遍,讓你從原來的錯認這些東西、追求這些東西,改變成不再追求這一切東西、改變成度一切苦厄,安住自性的這一目標,徹底的去掉對這些東西的愛和憎。所以不是不做事了,還得認真做事。不認真做事,你的身體就會出問題,就會向壞的方向發展,你老是吃肉喝酒,吃不該吃的東西,你的身體就會往下走;但是,你還得慢慢來,不能一口吃個胖子,“理則頓悟,乘悟并消;事非頓除,因次第盡”理上可以頓悟,事上沒有頓悟,事上得一步步來。你想你的身體一下達到度一切苦厄的境界,你得先把“糖尿病”等去掉,后面還有好多業障等著你,慢慢消。你治好了胃癌還有腸癌,事上沒有一下子去完的,因為你的過去所有罪業的發生,也是一個一個來的,現在也得一個一個去。你別想:今天這個肝癌沒了,明天能不能把可能的肺癌也去掉。不是這樣的,沒這么快,那個肝癌好了,因為那個肝癌來了,那個肺癌還沒現前,你得等到它來了再治。它其實是有根的,它的根是我們的這個心識,我們這個心識有業種。你殺過的人,人家的仇恨在這記著,人家可能就發了惡狠狠的心要報復你,這個心在阿賴耶識里面藏著,你要是能從這里治,那最好了,所以佛法就是讓我們從根上治。但是比較好治的還是現前的,比如說我們去醫院治病,還是比較大的瘤子好解決點,那小瘤子像個小花生粒一樣,真的不好解決,可能醫生看不見,也有是看見了也不好解決,主要是看不見,有的僅僅是藏在阿賴耶識里面的種子,醫生看不見,禪定功夫小的也看不見,所以,我們先解決眼前這些粗大的毛病,我們當時造成了五陰,先從識陰開始,第二是行陰,第三是想陰,第四是受陰,第五才是色陰。咱們治病得先從粗大的下手,我常打比方:就像咱們穿衣服、脫衣服一樣,先穿貼身的內衣,最后是裹在外面的外套,但是脫衣服你就沒辦法先脫貼身的內衣,你得先把外面的外套、毛衣等脫掉才能脫里面貼身的衣服,而這些最貼身的衣服就相當于我們的識陰,所以有“理則頓悟,乘悟并銷,事非頓除,因次第盡”,“理疏頓悟”。“哎呦,我見性了,就是這么回事,可以當下就悟,”但是事相上,還得慢慢來。我們治病也是這樣,就算你長有兩三個大瘤子,也要一個一個割掉,別一下割掉,一下(割掉)人承受不住,要揀嚴重的先治,要一步一步來。要“因次第盡”。我們原來都犯下了很多像殺、盜、淫、妄這樣致命的錯誤,你得償還這些血債,所以才會得這些大病,(甚至)致命的癌癥。但是,不要緊,佛法可以度一切苦厄,他是讓你懂得,你本來就是佛,你應當去認識自己的本性,還要把自己迷的時候做的那些錯事,欠下的債一一還清。不想還?你有佛性,他也有佛性,他不饒你,他要報復你,所以你得還賬,這兩步都得走了,才完成度一切苦厄。所以,我們要發佛菩薩那種心,行菩薩道。一方面要發如是心:“所有一切眾生之類,若卵生,若胎生,若濕生,若化生,若有色,若無色,若有想,若無想,若非有想,非無想,我皆令入無余涅槃而滅度之”,還有,要具體的行菩薩道,要怎樣才能度眾生?要六度,先發心,(發)心有了還要有善巧,要有智慧的去布施,你看他缺什么,如果他還吃肉、喝酒又吸煙的,還在繼續造罪業,你要勸他,咱得持戒,別再殺生吃肉了;還有,(不要因為)別人打兩下就跟人家拼刀子,要教他忍辱,也包括(咱們)自己。所以要發菩提心,行菩薩道,要觀自在就能發菩提心了,有觀自在必然要發菩提心了,有真發菩提心就必然有觀自在,那還得有菩薩行,菩薩行必然離不開菩提心?!督饎偨洝纷詈蟛鸥嬖V我們“為人演說”最給力!

 

20170809100913256

 

    有人說,張老板現在有什么利益?有利益,我現在也看不到,也說不出來,我就知道我現在的生活狀態是真的變化了,我的生命質量真的得到了巨大的提升。因為我知道我是一個快死的人,我活下來了,我至少知道我嚴重的糖尿病消失了,我的家庭、我的孩子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,我們公司的廢水循環工藝因為這個而成就的,我還知道我們公司的不少競爭對手還在攻擊我們,但是他們就是不能達到目的,他們就傷害不了我們,你說這些利益,哪一個不夠大?我還有堅定、絕對的信心,我們公司再過十年、二十年會發展成在全世界排名靠前的公司,我這不是吹。以此類推、舉一反三,我知道我們公司員工有那么嚴重的病都能一下治好,(治愈癌癥)都是那么唾手可得,我都不相信我們公司治理不好,我都不相信我們公司不能得到巨大的發展,但是 ,“事須漸修”,我們不能一口吃個胖子。毛主席在《論持久戰》里說過:日本鬼子是必定要滅亡的。因為日本鬼子走的道是邪惡的。邪惡必敗,正義必勝,這是肯定的,但是有這個理在,也不是一蹴而就的,所以打倒日本鬼子,需要八年的抗戰,毛主席都算好了,雖然不能做一個詳細的流年圖,但是能大致預算出來,日本鬼子滅亡的步驟有三個階段:戰略防御、戰略相持、戰略反攻。事實上日本鬼子滅亡就是這樣的,八年徹底滅亡。三八年提出這個理論的時候,不僅共產黨人佩服的不得了,就連蔣介石以及他的隊伍都佩服的不得了。所以,毛主席那個文章就像是我們算卦。為什么毛主席有那么大的信心?因為他老人家是熟讀古今中外那些文人、名人的著作,爛熟于心,他總結了古今中外的所有成功失敗的案例,得到了一個結論:凡是(護持)正義的人,最終都會勝利。也可以講:所有發菩提心的人,最終都成佛了。外道修行千萬劫也沒能究竟度一切苦厄,更何況那些邪惡勢力。像日本鬼子,他們的結果就是生陷亡難,死下地獄,他們那么猖狂,最終結果很悲慘。

    我們要堅信邪惡是必敗的,正義的事業是任何敵人也攻不破的。自私自利都是害人的,所有的幸福都是源于利他,所有的不幸都是來自利己。什么是邪惡?自私自利都算是邪惡,因為自私自利都是不符合道理,不適合實際的,就好像追求夢幻泡影一樣,追不到的。大家看屏幕,因為大家真正的身體是這個“背景”,本身是在一塊的,你自私自利是不現實的,你不可能做到有利于你自己而不有利于別人,你一旦有利于你自己,必然有利于別人,你害別人也必然害你自己,關鍵是你做的事是否有利于自己,因為你是跟別人合在一起的,不可以分開的,我們的如來藏是不可分割的一體。還有我們的五蘊也是分不開的??赡芪覀兊氖芴N、想蘊能分開,但是最關鍵的行蘊和識蘊是遍十方界的,等于說你的身體就是他的身體,他的身體就是你的身體。你一旦有利于別人,就等于有利于你自己;你要害他人,就等于害你自己。而且人人都有佛性,都有五蘊,你如果有利于別人的五蘊和大法身,同樣的,無量的眾生的法身和五蘊會反過來利于你,也就是說,你利一個人,無量的眾生過來利你;同樣的道理,你害一個人,無量的眾生都來害你,好像就他一個人來害你,不是的,你發心害人的時候,實際上你害了你自己了,因為人人都有佛性,不可分割,都有主觀能動性,大家都會害你。所以說,你一個利己的行為,本身就不實際;你一個害人的行為,本身就是害你自己,從實相上來說,會導致所有的大法身都對你產生反感,會對你這個色身進行報復,讓你產生不快樂、不自在的后果。就好像,我一句罵人的話說出來,會導致大家都反感,大家都會對我這個人產生攻擊性情緒;反過來也一樣,你說了一句恭敬大家的話,大家都來擁護你。你以為針對一個人,但是實際有很多天人、鬼神和一切有情眾生,都會連鎖反應。所以,任何一個自私自利的行為,都是邪惡的,不應當的,害人害己的,你任何一個害人的行為都是不對的。你害人等于無窮的力量都來害你自己;你利人等于無窮的力量都來利你。沒有一個人會從心里反感你的利他行為,但是有時候,你的方式方法會讓人產生反感,所以布施要有智慧。比如你發工資也好,發獎金也好,你得公平,應該按勞分配,每個人應該得多少我們發多少,而不是都發一樣多的錢。我們都想行善,但是行善是需要智慧的,沒有智慧你去行善,往往你是適得其反,這也就是為什么布施都帶“慧”,叫“慧施”。佛教的很多大德都不是簡單的布施,而是“慧施”,有些人簡單的理解成“會施”:你得會布施,不會不行,所以就有很多人發錢發的很多,也有人不滿意,因為他缺乏智慧。倒不如辦幾所讓人學好的學校,培養正能量的老師,傳播正能量,真正的傳授咱們優秀的傳統文化,真實好用、與時俱進的文化知識,這樣別人就不反感了。布施需要智慧,生兒育女撫養孩子,也得有智慧,這樣孩子才能成才有出息。如果沒有智慧的去工作生活,去教育孩子,最終的結果往往會適得其反。最重要的智慧是:你要認識你自己是誰,你布施的對象到底什么樣,你要怎樣的讓他回歸自性,究竟的度一切苦厄,你發這種心,并且你學菩薩道,最終你才能達到這種利人,更利己的境界。

2017年8月9日 10:00
?瀏覽量:0
?收藏
厂里的少妇不用戴套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